彭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珍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3:07 编辑:笔名

摘要: 珍子家近来可算富有。前几年村里谁家都没车,珍子男人却凑钱买了一辆大卡车。几年过了,男人起早贪黑,拉煤,拉石料。终于收入日渐丰厚,借来的钱也还清了,还开了小商铺,卖些烟酒。又购了一台自动麻将桌,供村人用,借机再收些钱。 珍子家近来可算富有。前几年村里谁家都没车,珍子男人却凑钱买了一辆大卡车。几年过了,男人起早贪黑,拉煤,拉石料。终于收入日渐丰厚,借来的钱也还清了,还开了小商铺,卖些烟酒。又购了一台自动麻将桌,供村人用,借机再收些钱。

于是珍子近来可算两样了,头发烫了,脚上蹬了高跟皮鞋。逢着家中没有买卖,挨家串门。话语铿锵,只是往往轮不到别人讲话。每到一家,将油光铮亮的高跟皮鞋一脱,上炕盘坐。有时又不放心,下了炕,趁人不备,将鞋拿起,麻利地一闻,再塞进桌下,生怕被人踩了。

有一回,珍子到了一家,脱了鞋。刚坐在炕上不久,主家的小孩便从她背后用梳子给她梳头发,珍子转过脸,心里欢喜。不想那孩子梳到一半时梳不去了,梳子便卡在她那葱卷似的头发上。珍子登时红了脸,早上是忘了洗头发了,想这孩子真多事。于是开始解梳子,主家也过来了,慌得将孩子挪到一边,最后用水蘸湿了才取出来。这一回之后,珍子再也没有去过那家串门,逢人便说那家孩子是坏蛋。

珍子每日的生活可谓逍遥,早上丈夫早早地就走了,珍子很晚起来,吃了饭,喂了孩子,便歇在家里。

这日,珍子家人比往常多,打麻将的四个年轻小伙子,买盐的女人坐在家里半天不走。

“四万。”

“东。”

“倒了,和了。”

接着便是麻将桌哗啦啦一通响,又自动送上新牌。

“珍子啊,你这头发烫的不错啊,显得年轻了。”一个女人说道

珍子正在揉面,只听得面团在盆里“啪啪”乱响,确乎比往常有劲道。

“瞧你说的,我本来就不老。前几年,我家里穷得要命,打扮不起,要不是,我现在更年轻。你们啥时候也烫烫,不贵,一百多。”

“一百多还不贵呀?我们这号人可烫不起。”另一个女人说道。

珍子心里想道:你们怎么能烫起,不看看你们什么家庭,能跟我比?

这是忽然有人推门进了,是村东的有福,秃头,格子裳。一进门,左右看看,将各人打量了一翻,嘴里自言自语“这么多人啊”

“来,那个珍,珍子,给我拿一包红旗渠。”说完,将五块整钱轻轻搁在桌上,又按了两下“钱啊,放这儿啦。”

“哟,有福叔啊,买烟啊,那个啥,前几年我家那牛没吃坏您家玉米啊,要不,今天这烟钱不用给了,算我珍子赔您的。要不,还显得这些人欺负您。”珍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有福忽然忆起了前几年,珍子家牛吃他的玉米,牛被他打得跑了好远。如今好些时日不来珍子家,今日一来到遭了奚落,就装作没听见,只是笑,并缓缓坐下,低头不语。

“我们可不是那号不讲理的人,您也老了,德盘算盘算了,不要老得理不饶人的。香娃,给你有福爷爷拿包红旗渠”珍子将头发一甩,对她家大孩子香娃说道。

香娃已上了三年级,听了他妈的话,拿着红旗渠往有福手里一摔,瞪了有福一眼,径自出门去了。

两个女人便站起身要走,麻将桌上的四个小伙子也不言语了,只默默地出牌。

有福拿了烟装出一脸笑容,撂下一句“你们忙吧”便出门去了。

有福和两个女人都怏怏地走了,家里的麻将桌又开始活跃了,四个年轻人又开始说笑了。

“唉,唉唉,早知道我该把三条出了哩,要不我早赢了”一个年轻人说道。

“我也是的,我该把那个‘发’对了,要不我一搭子早好了。唉,唉,没注意。”

“你们几个啊,老是出了牌才后悔,都死了算逑了”珍子掀了已蒸好馍的笼盖,闻了两闻,打趣地说。

“珍子嫂啊,今儿个有我们的饭没,我们今儿个可不走了”一个年轻人说,“我们可都图着沾点光了啊。”

珍子拿起几个馍,趁人不备,往篮里藏了几个说道。

“有,有你们几个的饭,不过我这馍今个蒸少了,将就着点。”

珍子心里惦记着这几个人的用桌费,又不便直说,只是很不情愿地将馍和菜端了上去说道:“来,别玩了,吃了再玩吧。”

这时,门响了,是丈夫。只见丈夫红着脸,胸脯像打气似的一起一伏,进来就猛地坐下。

“怎么了?咱家车呢?”

“先拿馍来,吃了再说。”

珍子急急地将馍递过去,放了一碟咸菜,和两根葱,望着丈夫的脸。

“这啥啊?你咋做饭的。”珍子看时,只见丈夫从馍里揪出一根头发来。

四个年轻小伙子顿时住了嘴,但又不好意思,勉强将那口吃了下去,都放下了筷子。

丈夫越吃越恼火,气不知往何处撒,说道:“咱家的车被扣了,无证驾驶,车也无证,还得罚一万块钱。”

珍子顿时感觉头“嗡”的一声,此时孩子忽然说要尿,珍子打了一巴掌说道:“往一边滚。”

四个年轻人看见不对头,付了钱,不欢而散了。

不久这件事便传的四里八乡都知道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仅得交钱,车还拿不到手。

从此珍子便不再串门了,皮鞋换成了布鞋,日日待在家里。门客也日益稀少了,有时候麻将桌好不容易凑成一桌,便有人要走,家里的货也屯积了,村人都跑到另一家去买东西了。

一回,家里又有人凑成一桌打麻将。珍子正在炒菜,也不多说话了,好不容易有个人买东西,珍子便笑嘻嘻地收钱,找零。

这日,有福忽然来找他孙子,进了珍子家的门,珍子一看到是有福,先是一愣,然后只管做自己的事。

“珍子啊,见我孙子了吗?”

“没见。”珍子愤愤地说,疑心有福来看笑话了。

有福在屋里转了一圈,打量了一遍,龇出牙来说道:“哦,没见啊,我还听人说跑到你家了。”

有福说了这话便走,心想:“如今我再让你幸”有福出了门,大跨步走了。

打麻将的人声音也没那么高了,也不再要水喝了,打了一会儿,便都走了。

珍子独自闷在家里,不声不响地做活,等着解决事情的丈夫早日归来。两个孩子坐在床头,一声不响,似乎尿也少了。

2010.5.22

共 22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朴实无华的文字,叙说了珍子一家的兴衰史。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她家在发达的时候,在人前可谓扬眉吐气,人人敬畏。可是,一旦出了事,大难临头各自飞,各扫门前雪。小说虽短,揭示的主旨耐人深思。欣赏!【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5-04 12:09:28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在成功时,会有很多人来关怀,但当失去一切,身边却空无一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皆在字里行间。 联系QQ:1071086492

梅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信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阜阳牛皮癣
梅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信阳治疗男科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