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至尊符神 第二百二十六章 龙崆峒少主 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8:39 编辑:笔名

至尊符神 第二百二十六章 龙崆峒少主 上

一辆战车行驶在无边的雪原上,自从与幕容雪月分开之下,他就跳上机关人所幻化的战车,一路向雪原中央进发。在战车内,辛焱躺在一大块妖兽的皮子上闭目养神,惬意无比。坐在这样一辆战车上,只要不遇到大群的五品妖兽,还是很安全的。

据他所知,雪原中主要只有白熊妖兽和瑞兽两种妖兽

,它们都喜欢独来独往,彼此都有固定的领地,极少成群结队地出现。

但辛焱知道,最可怕的敌人是和他一样往雪宫进发的各派高手,他们一定隐伏在雪原的某处,伺机伏袭过往的修者。不过辛焱却并不害怕他们。

现在碧眼蟾蜍已经苏醒,他的手下又多了机关人这个新生的战力,战力之强并不弱于任何门派。他甚至期待着,要是能有只不长眼的妖兽或修者能跳出来。毕竟这一片空寂无人的雪原上行走,总是一件沉闷无比的事。但一路上除了干掉了两头不长眼的四品雪狐和一头倒霉的四品雪鹿外,他再也没有遇到别的麻烦。

辛焱正在胡思乱想,心中却生出一阵危险的感觉,他抬眼一看,只见在不远处的雪原上,一个身着白色衣甲的修者突然跳了出来,他扬手一挥,打出数枚《巨岩破》法符,一阵地动山摇,数座巨大的土山就砸了下来。

白衣修者的这一下偷袭毫无征兆,三座xiǎo山挟着惊人的威势砸向战车,战车根本就躲闪不开。眼着着就要偷袭得手,白色衣甲的修者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喜色。

谁知他正在高兴,突然战车上亮起一个光芒,形成一个淡蓝色的光罩,把xiǎo山弹到了一边。原来辛焱发动了战车上防御技能——《蓝光之盾》。

白衣修者没想到辛焱还有这一手,他脸色一寒,再度挥手打出几道《巨岩破》法符,在一瞬间几座大山从天而降,砸得战车的蓝光罩一阵晃动,光芒黯淡,但战车速度不减,依然向前疾冲,很快就接近了白衣修者。突然,辛焱闪电般地从战车中疾射而出,他一手持盾,一手持斧,向白衣修者冲了过去。与此同时,战车也转换为一个如xiǎo山般高大的机关人,平端着一把流光溢彩的神弩,对准了白衣修者。

白衣修者看着高速向他冲来的辛焱,并没有惊慌,而是挥手打出一枚响箭,响箭飞上半空,炸开成一道红色的烟火。一瞬间,七八个修者从雪地中跳了出来,把辛焱包围了起来。辛焱见势不对,也只好停了下来。

白衣修者饶有兴趣地看着全身披挂的辛焱,説道:“这身行头还不错嘛,想不到机关宗居然这么阔气。”

辛焱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势,一边和白衣修者扯淡道:“各位找错人了,我并不是机关宗的弟子。我与各位素无仇怨,还请各位大哥行个方便,放我过去。”

白衣修者狞笑道:“放你进去?做梦吧。不过,你若乖乖地放下法宝,献上机关人,我们倒是可以留你一条全尸。”

白衣修者旁边的一名修者跳了出来,説道:“我们都是龙崆峒的,这位是我们的少主崔天成,他老人家最是慈悲为怀,只要你听话,一会可以让你们少受diǎn苦。”

龙崆峒是都天界仅次于灵雾派的一大势力,少主崔天成荒淫好色,经常带着一群手下为非作歹,都天界很多修者都对他们恨得牙都痒痒,可是却摄于龙崆峒势大,不敢对他们怎么样。龙崆峒是大派,拥有的参试名额也多,所以崔天成竟带了七个人进来。不过对方人数虽多,辛焱却一diǎn都不怕,而经过血魔洞第五层的磨炼之后,他的修为突飞猛进,别説是这群纨侉子弟,就是面对金丹修者,他也丝毫不惧。

辛焱闻言一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崔大少爷。我也送各位一句话,不想死的,就滚开!”

“就凭你?”崔天成和手下一众手下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发出了一阵狂笑。

“我数到三,如果有人还让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辛焱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开口数道:“一,二,三!”话到最后,他的语气已经冷如寒冰,身上杀气凛然。

崔天成和一众手下辛焱身上的气势所震慑,不禁纷纷向后退了一步,防止他突然发难。

果然,辛焱突然身形暴起,大喝一声“杀!”,就抡起杀向崔天成。

崔天成一挥手,他的几名手下向辛焱扑了过去,其中一名手持双环战刃的龙崆峒弟子绕到了辛焱的身后,正要发动剑诀,谁知辛焱竟看也不看,回身就是一斧。这一斧势若奔雷,这名修者一个躲闪不及,被扫中了脑袋,脑袋被砍掉了半边,却一时还没有死透,挣扎着走了好几步才扑倒在地。

划出一道弧线,飞回到辛焱手中,恰好一名龙崆峒弟子举着一口四品七星飞剑攻到,辛焱趁他剑诀尚未展开,飞身揉上,快如闪电,一斧头就冲他拦腰横扫,这名龙崆峒弟子剑诀才施展到一半,竟被生生打断,一阵的气血翻涌,见斧头来势如此凶猛,下意识地横剑阻挡,谁知斧头锋利无匹,竟被连人带剑砍成了两半。

辛焱半息之间就连砍掉两人,崔天成的一名手下见他有如凶神,竟吓得呆立当场,不敢上前。另一人却很悍勇,举着灵剑攻上,剑上光芒闪动,发动剑招,将辛焱周身都笼罩在剑气中。

辛焱见这一剑看起来吓人,其实剑意驳杂不纯,威力并不大。他根本懒得闪避,迎着对方的剑意,直接冲过了去。

“杀!”

他猛地挥出了手中的雷鸣嗜血,砍向这名龙崆峒弟子剑意的最薄弱之处,“当”的一声,把这人也连人带剑砍成了两半。

接着,辛焱趁着斧势未消,顺势一带,把那个呆立当场的家伙也拦腰劈成了两半。

崔天成看得目瞪口呆,辛焱明明只有凝脉后期的修为,竟凭着一身蛮力,杀起人来居然像劈柴一样,不过一息的功夫竟然将他的四名手下给活劈了。

最让他震惊的是,辛焱手上的大斧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上面一diǎn灵力光芒也没有,但是邪门无比,四品的法宝撞上去,居然脆弱得像纸糊的。

辛焱握紧手上的斧头,凭一己之力就砍掉了数人,心中説不出的畅快。

呵呵,欺侮哥孤身一人,以为哥的斧头是破烂?

你不知道哥的身上可是淌着神族的血脉,不知道哥修炼的可是《金炼残篇》这样的高级货吗?哼哼!哥的斧头可是高级货,敢在哥面前玩刀弄枪,活得不耐烦了吧。

他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一种纯粹的力量,也许是受战场上拼杀的气氛的影响,也许是眼前一地的鲜血剌激了他,他胸中暴虐的情绪竟突然被diǎn燃了,他有种要把所有挡住他道路的家伙都撕成碎片的冲动。

他双目尽赤,血脉喷张,浑身散发出可怕的杀意,喉间不自主地发出低沉而吼叫,他就像一头狂怒的魔兽,要把前方的一切撕成碎片。

他拎着斧头,吼叫着向崔天成杀了过去。

崔天成本是凶悍之辈,见辛焱当着他的面,连屠四名手下,还敢来找自己的麻烦,早已被激起了凶性,他怒目圆瞪,説不出的狰狞,他双手握紧五品上阶的天曜剑,大吼一声,“去死!”

他死死地盯着辛焱,把全身的灵力注入到天曜剑上,天曜剑光芒暴涨,上面剑意缭绕,长剑突然向下斜挥,剑招已成,正是他的成名绝招《破日斩》,黑色的剑芒轰然斩下,带出一轮黑色的日轮,剑尖划破空气的啸音有如怪兽的尖啸。

辛焱感受到崔天成的战意和威胁,黑黑的脸上看不出表神,一双眼睛中如同有两团火焰在燃烧,暴怒、狂热的眼睛!

他握紧斧头,集中全身的力量,像蚯蚓一般凸起的血管布满他的身体,他左腿重重一跺,地面颤动,右腿无声后撤,斧头不知何时,已举到了头dǐng,下身弓步成形,蓄势待发的斧头如同爆发的火山,迎着黑色的剑芒,重重轰去!

“轰……”

两人之间炸出了一个大坑。

斧头和天曜剑碰撞在一起,由灵力发动的剑诀和纯粹力量碰撞在一起。

崔天成感觉自己刚才就像是撞上了一头暴烈的魔兽,整个人被撞得飞出了十多丈远,哇地吐出一口黑血,他伤得很重,他引以为傲的天曜剑脱手飞出,落在地上,剑身龟裂,遍布裂纹,灵性全失,这把剑他温养日久,已与心神相连,被辛焱这一斩,不但天曜剑被毁,他的心神也受了重伤。

辛焱得理不让人,又举起了斧头,崔天成受伤极重,根本就动弹不得,眼看就要命丧斧下,他嘴色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平时里杀人无算,今日横死刀头却也是报应,他正闭目等死……

辛焱的斧头正待砍下去,一阵劲风迎面袭来,他原本神识就强,从药鼎中出来后,感观更是灵敏,立时知道有人偷袭,他斧头顺势向左一带,变竖劈为侧扫,正好架住来袭的法宝,一股巨力传来,手上斧头一震,竟是差diǎn脱手。

这是一次没有火光四溅的碰撞,有的只是沉闷的撞击,辛焱觉得像是有一根鼓槌直接敲在他的心上,他的心差diǎn跳了出来。

来的是一个头带金色戒圈的头陀,身长八尺有余,手上拿着一柄乌金鬼头镰,竟是高达五品上阶。

这个头陀名叫格日勒,出身西方一个蛮族部落,天生力大穷,他修炼的功法更是偏门无比,名叫《亡灵之刃》。

格日勒本来是担任外围警戒任务的,见过了约定的时间,这边居然还没有得手,他便转回来看看,刚好就救了崔天成一命。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大概多少钱
汕头天佑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得花多少钱
汕头天佑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具体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