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青帝 第九百三十一章 藩龙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6:40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九百三十一章 藩龙

“轰”漩涡在顶上不停旋转,叶青渐渐晋入了一种神秘的境界,丝丝黑气不断涌入,注入了黑德灵池中,色泽变的幽黑。

只见一缕缕黑德之气注入转化,其隐隐透出了赤气,越来越浓郁。

“果与我所料,五德只是假相,黑白红黄青才是真相,就算是黑德,本质也是化成了赤气,才算仙格完成。”

就在寻思这瞬间,下面青色蛟龙若有所感,不再迟疑,长啸一声,扑了上去,将这条黑龙一口吞了下去,瞬间,叶青全部的龙气显出,一道龙气洪流,由天穹而现。

这样强烈的龙气,使应州所有懂得天机和龙气奥妙的道人甚至大臣,在这一刻都变色抬首。

应州?云水宗

山脚处有层林荆棘挡路,半山以上到山顶,连绵有着道宫,云水子自上次见过了叶青后,就一直在这里闭关修炼

而就在这,一阵难以描述的感觉,令得他直接从入定中惊醒,出了静室看天,不由瞬间变色。

南廉山?汉昌镇

汉昌镇这地点背靠山脉,前临长河,一叶扁舟就可游览,荀攸上了桥回顾,脸上就是一丝微笑。

这镇上建筑都是汉风,每自世界乍回这处,真有恍若隔世之感,荀攸不由口中喃喃:“真像,真似,也就这处汉土了”

“公达先生,您今日回来了?”背后突然有人说话。

荀攸回去看时,这人三十岁,良久,荀攸才想起来是第二批上来的人,因笑着:“王铃,原来是你,你也回来了

王铃一笑,说:“不怕您笑,我一直在这里,并没有出去。”

荀攸和他下桥,心里稍有些疑疑,这人虽名不见传,但在下土也是一时之选,主公怎没有安全差使?

正想着,就听王铃说着:“主公由于我搏文强记,故吩咐我整顿汉书,总计十二万册,都一一列在藏书阁内。”

“这我个人是怎么都完不成,幸有些准备,又在下土成了真人,故有三十人专门背诵,抵达地上勉强就书录。”

荀攸顿时肃容:“这是大事,你作这大事,有利汉祚,后世子孙能传承,必有公之功勋。”

“不敢,这是主公之命,我安敢窃天之功……”

话还没有说完,突见“轰”一声,乌云“啪”的落下雨,但随之,就见得浓郁龙气升出,化成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

这青龙实际表面是青,内在是赤气,一出现,就发出长啸,龙睛龙角迅速长出,变成金色,使得一阵灵气潮汐。

异象震人心弦,但更使荀攸和王铃震撼的是,这里面熟悉的感觉。

“是我大汉之赤龙”荀攸受其所摄,不由自主高喊一声,就对着天跪下了,两行泪落了下来。

而接着跪下的自就是王铃,紧接着,就是所有汉土上来的人,再接着,就是应州各种各样百姓。

在这个世界之中,一直流传着一个神话

应州?总督府

时正是中午,本来喧闹的总督府,现在静悄悄的没有人声,门廷冷落,曹操这时正在走廊着走着,看着外面的风雨,漫不经心说:“你说外人说我经此一役,已是心灰意冷?”

“是,外人是这样说,但是我知道大人不是这样……”想起以前的恩德,这人声音不禁变得嘶哑:“单看这‘龟虽寿,就可知道。”

说着,就吟着:“神龟虽寿,猷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听了这话,曹操停了身,笑:“你这人真是有心了”

“大人……”

话还没有落,“轰”,雷霆大作,同样龙身显现,众人看上去,都目瞪口呆,这人就拜了下去。

曹操同是庄敬肃穆,端正衣冠,拜了下去:“今日见得真龙矣”

说着,泪水已夺眶而出

传闻这天地初开后,天生神物龙族

据说最早驰骋天地万年,成一方霸主,人族早期也受其引导,据说第一位天子就是龙裔,当时人口不多,却有青紫气笼罩,或是天眷,也是当时龙族气数眷顾。

自始,制度之气就成龙气,显出龙形。

后仙道崛起,道君智慧超凡,灵通于世界,观照于玄机,洞悉奥秘,成就真仙,继而开垦文明,渐渐夺去了天地霸权,就算这样,龙族还是不能灭绝,并且在人道里传承到现在。

虽现在人道龙气和龙族关系已经不大。

就在曹操脑中闪过这些隐藏记载之时,这条龙终于成形,一丝丝龙气和大地相连着。

龙气落下,渗入每个人的身中,对普通百姓来说,渗入和交出差不多,并无明显改变。

但是对着官员来说,命格就有所潜移默化的变化。

“虽是小龙,但已成藩国之局,所以治下官员都有着进一步的可能。”曹操眸里透着神光,看到远处南廉山,不断汲取气运,渐渐凝聚出了赤气,而赤气里,一丝青光大盛,隐隐有一种威仪。

“主公,恢复了王格了。”曹操暗暗想着。

天京?议政殿

皇帝端坐在养心殿正在接见镇远大将军罗藏

,大殿里香烟袅袅,由鼎中而出,使得殿里充满神圣感。

罗藏谢恩,坐在雕花瓷墩上有侧,就说着:“……奉皇上旨意,直隶五州的下土已经控制住了。”

“只要皇上一声旨意,就可平定。”

直隶五州是历代龙气中枢,自和普通州郡不一样,誉王静静的听着,这还是第一次见罗藏。

以前在王府,只知道有个将军罗藏当着都督,深谙兵法,对朝廷考察是忠心耿耿,只是天性好杀,并且有些跋扈

这次在这里见面,誉王暗自思量着,仔细打量这个将军。

罗藏国字脸,一双虎目,两道浓黑的眉上挑,带着一股杀气,正想着,见皇帝下座,背着手踱步,正想着些话,突浑身一颤,感觉自身心神一阵剧痛,一句话说不出,身子就要软了下去。

几个太监吓呆了,此时殿顿时大乱,誉王眼中出火,连忙上去扶住,对着太监喝着:“混帐”

太监这才惊醒过来,围上去,把皇帝驾到榻上休息,这时太监总管一见,就说着:“王爷,陛下这是一时迷了心,有应急的丹药和丹水。”

誉王大声喝着:“传令封锁殿,谁也不许出去,不许乱,谁敢乱,侍卫立刻杀了――丹药性太猛,用丹水。”

有了这旨意,片刻就有人送上玉瓶,太监总管先喝了一口,才递给誉王,誉王就要再喝一口,罗藏这时醒过来,“啪”跪下拦住了:“陛下有事,您怎么可以试药,臣再试。”

说着,又喝了一口,定了定,见没有事,才给皇帝用上。

“啊……”只是片刻,皇帝喘息一声,醒了过来,睁开眼了看看,又闭上,说着:“龙气有变,快快去问钦天观

话还没有落,就有人迅速赶到:“陛下,钦天观拜见,说应州龙气有变,已成了龙……”

“快传”

誉王就跪下说着:“父皇,您受了惊,这时神不守舍,还请明日再见,天大的事,还及不上您的身子。”

“朕不妨事……朕就是年老体虚,又有些惊变……”皇帝躺在了榻上,这时似缓过来了,睁着双眼:“传吧,把这话说清楚。”

钦天观的道人就进来,皇家在这方面是倾尽全力,应州变化才不过一刻时间,就把大体的情况条理清晰说了,俯身等着皇帝旨意。

“你是说应州叶青在成就真仙的过程中,已注定成功,故蛟龙成龙……”皇帝此时一阵阵心悸,无可奈何问着。

“是,按照此人统治区域,还达不到这步,但既注定成就真仙,蛟以主贵,就化成了龙。”

“藩国之势成了呐”皇帝这时深深叹息,深深看着誉王,突下了决心,正容说着:“朕明天升殿,就召见皇子皇孙、王公大臣,立你成皇太子。”

血色涌上来,誉王顿时站不住,跪下:“父皇春秋正盛,儿子岂敢……祈父皇垂鉴”

“你当太子,不是朕心血来潮所思。”皇帝摆了摆手说着:“自以前就有考察历练的深意――你不要推辞,听朕说。”

“你虽聪慧,但班底不厚,又没有历练过军事,本想过几年再立,现在看来有点急迫……罗藏”

“臣在”罗藏正惶恐不安,这时连忙跪下。

“直隶五州的下土,你不是说控制住了么?现在朕已下了决心,明日册封太子后,就由太子下土远征,以完大功――你退下吧”

“是,臣明白。”罗藏高声说着,重重磕在地上,退了出去。

这时外面风声,在这时显得阴森,皇帝这才叹着:“要是仅仅成了藩龙也就罢了,可看情况,怕还不止,你成了太子,再得直隶下土,历代龙气中枢,名臣良将不计其数,这可为你所用。”

“大蔡我呕心沥血,才得以中兴,不想却遇到大劫,祖宗明鉴朕心”说到这里,皇帝垂下泪来,但才有就擦去:“变成了这样,朕不敢怨望天意,但却希望你能率兵扭转局面――你明白么?”

“儿臣明白”誉王深深叩下首去:“要是有朝一日能成,儿臣必诛杀叶青这个首恶,以儆天下。”

“你明白就好,不过现在怕未必能诛杀,别的手段有可使得――退下吧,朕要休息下。”

“是”誉王按捺住心思,慢慢却步退出,而几乎同时,天上传来一声淡不可闻的叹息。

南京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宜昌白癜风医院
固原治疗白斑病费用
南京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宜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