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街头文化入侵校园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8:15 编辑:笔名

  街头文化“入侵”校园

  6月4日上午,余健在他的微博上留言:相信自己,高考加油,然后便销声匿迹。他所在的河池市第二高级中学街舞社的微博,仍然在运作。余健的伙伴们还在紧张地筹备6月11日的城市英雄街舞大赛。

  经过长时间的追踪,发现,在河池,以青春为主元素的街头文化,从入侵校园,已经过渡到得到学校、家长的默许。面对孩子的爱好,部分家长显得很无奈:这玩意儿以后不能混饭吃啊。

  涂鸦艺术成过街老鼠

  点点一直强调他是涂鸦艺术爱好者。涂鸦是以变形字体为主,加上3D、写实、卡通等手法,配上艳丽的颜色,让人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他一直在给扫盲,以免自己被别人误以为是某种铅笔的代号。

  与涂鸦结缘,起于络。当年的初中生点点在上看到国外涂鸦大神仅凭一瓶喷漆,数分钟内在墙上喷了一组栩栩如生的卡通人物,立即顶礼膜拜,并邀来同学一起反复观摩。在墙上喷了一通,花花绿绿,我自己也认不出是什么东西。第一次作案是在河池城区沿江路的一块破围墙上,点点和同伴收获了路人的一顿臭骂,落荒而逃。

  父亲比较开明,不但提供经费给点点去买油漆,还在几个小家伙落时,出面去赎人。画得好,对城市也是一种美化。点点的父亲的这通神论,恐怕难以获得城市管理者的认同。

  街舞大热与健康形象有关

  我妈看见卓君在中国达人秀拿到冠军,又转过来支持我去练街舞。友轻气球觉得妈妈的思想转变相当没劲,他说这话时,卓君已经当选为自治区最年轻的政协委员。

  相对于涂鸦等其他街头文化内容,街舞得到社会、学校和家长的支持力度比较大。究其原因,除了有可能成为政协委员外,重要的是街舞传入中国较早,而且形象较为健康。

  我上世纪80年代就练过霹雳舞,儿子跟我说,霹雳舞其实就是街舞的一种。一位46岁的家长说,被孩子扫盲后,他再也不阻挡孩子去练舞,甚至孩子在街头斗舞时,他还亲临现场去加油,被孩子的舞友赞为潮爹。跳舞好歹能跳出个好身体,总比蹲在家里上好。青春期的荣誉感,谁都会有,我得尊重。潮爹以过来人的身份表示。

  街头魔术引发路人关注

  魔术是一种艺术,中国不能只有刘谦。正在读高二的梁俊杰,把理想放大到让人始料不及的高度。近日,在城区白马街八匹马雕像附近,梁俊杰和他的伙伴小秀一把,引来路人围观,里三层外三层。梁俊杰的妈妈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儿子挥汗如雨地表演,她是所有接受采访的家长中,唯一一个明确支持儿子走偏门的母亲。

  阿杰小学时就迷上了魔术,开始我们不太注意,后来才发现他已经走火入魔,想拦也拦不住了。经过长时间思想斗争后,这位理智的妈妈选择了支持儿子。甚至梁俊杰提出外出打工,借此接触更多的魔术表演时,她也让步到起码高中毕业。

  在与交流时,梁俊杰表演了刘谦表演过的意念螺丝、意念换牌、意念移物等大部分魔术。他对魔术表演有着自己的见解:很多人看魔术,都想着这玩意儿怎么弄。而我想着怎么完美表演,才能给观众带来艺术享受。

禹城家居装修网
两晋隋唐
人群养生